• 故事介绍

屈柏成,中国青年导演

34岁,陕西人,摩羯座

先后在河北美术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学习,长时间拍摄广告片

2017年12月拍摄处女作电影《听说你去了远方》

2018年9月拍摄第二部长片《错乱空间》


青言:是什么样的契机,让您萌生了想做一名导演的想法?

屈导:刚工作的时候,是在给两个韩国导演画分镜头,通过跟这两个导演对视听语言的初步学习,我突然觉得电影很有魔力,从那一刻就开始想做导演,我就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身边的一个同事,说我自己以后要做导演,当时同事还笑话我,觉得白日做梦。一年以后我就去北京电影学院,报了个制作人进修班,系统学了半年关于电影的知识,学完之后就开始了拍摄了自己第一部微电影《跑》,当时参与第二届新浪微电影大赛行走单元进了前五,从那以后就坚定走这条路了。


青言:您是怎么理解导演这个职业的?

屈导:导演这个职业,我觉得是一个高危的职业,对于一个新导演来讲,拍电影的机会不多,如果你连着拍了两部电影过来之后,拍不好或者是没有一些大的反响的话,可能以后想拍电影的机会就很少了。还有一个就是作为一个导演,你是要为影片的结果来负责的,观众不会去管片子的摄影出问题,还是美术出问题,还是演员出问题等等,观众看到最终呈现的效果,就代表了导演的要求和审美及自身的水准,观众不会骂别的部门的,只会说导演不行。

《听说你去了远方》海报


青言:您是如何找到制片人的,又是如何找到处女作影片投资?

屈导:我的处女作是这么一个情况,当时我找资金已经找了很久了,一直没有结果,当时也特别失落心里也没底,不知道电影能不能拍得了。最后是我一个朋友把《心迷宫》的制片人任江洲先生介绍给我,我们见面聊了一下,然后任江洲先生看完剧本就问了下我这个大概预算是多少,我说了个金额之后,任江洲先生说:我给你比你预算的费用再多三分之一的资金,你好好拍就是,当时很诧异有点不敢相信,又过了大概两周吧,任江洲先生就约了一个投资人过来,然后我们三个人就聊了一下,其实也没有过多的去聊这个电影的事情,就聊了一些其他事情,投资人基于对任江洲先生的信任,就决定来投这个电影,投资人来做制片人,任江洲先生来做监制,投资的事情就这么解决了。

《听说你去了远方》剧照


青言:您是如何跟制片人相处的(工作中)工作之外都简单介绍一下。

屈导:我与制片人之间相处,就本着一个原则以影片质量为第一,在有限的资金、有限的时间内,最大化的让片子的质量达到最优,在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,我们也会相互站在对方的角度上去思考,然后看一下怎么达成一个共识,这就是我和制片人之间的一些做事的方式。其他方面我觉得既然要一起合作,包括对电影的尊重以及对电影的爱都是一致的,如果没有这些也没法合作。


青言:您的作品现在是一个什么阶段,从开始创作到现在花了多长时间,这个时间对您未来创作电影有没有什么影响或者经验分享。

屈导:片子不算前期开发剧本的时间,从拍完算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年了。片子做完之后我们就送审,从第一次送审到现在也一年半了,这一年半中间我们来回改了两个版本,目前还在审批当中。我的这部处女作,是偏超现实一点比较偏作者电影。影片表达上有点晦涩难懂,这也给片子的审查上带来了一定的麻烦。这几年我得到了一个经验就是艺术电影尽量还是少做,因为很有可能你的电影在审查和市场中连一个出场的机会都没有,还要以大众主流喜欢的电影为主,把电影当作一个产品来看,那么对于艺术电影来讲的,我每隔几年做一部就行了,毕竟我们要生存。对于每个新导演来讲,第一部作品其实都挺难的,应该做好一个心理准备,打持久战,并且预期不要太高也不要盲目自信。

《听说你去了远方》剧照


青言:在您的处女作影片中最难忘的一件事或者一个人,请介绍一下他和他的故事。

屈导:片子开拍的第一天,监制任江洲先生在现场就坐在监视器旁边,拍到下午的时,我问他我有什么拍的不合适的地方给点建议,然后他就告诉我电影是你自己的,你应该大胆的拍,想怎么拍就怎么拍,不要顾虑太多东西不然你会留下很多遗憾的,当时我听完这个话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了,这种信任彷佛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。现在回想起来感触还是挺深的,我们行业里年轻监制帮年轻导演的不多,因为大家都不容易,大家在一起相互学习、讨论、再把影片做出来,挺感谢的。也希望出头的青年电影人,回头也可以帮一帮身边的青年电影人,也希望可以多一些这样的监制,给导演足够的创作空间,从制作经验上多帮忙,这样有可能大家一起拍出一部好的电影。


青言:现阶段在做什么项目或者什么工作,进展到了什么阶段?

屈导:我目前正在和编剧开发两个新的项目,一个是讲父子亲情的,一个是黑色喜剧,目前都在剧本开发阶段。

屈柏成导演拍摄现场


青言:您对现在的创作环境或者政策有什么想法或者建议?

屈导:目前的创作环境的话,我觉得还好。政策方面,觉得现在的审查制度好像越来越保守,给电影的创作空间不是很大,希望我们国家的电影制度早点实现分级,这样才能打破电影题材和表达方式的单一性,更有助于我们的电影崛起和文化输出。


青言: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对行业或者对你个人有什么样的影响?

屈导:疫情的出现,对于我们行业来说的话,最直观的就是很多剧组正在拍摄就得全组停工,给投资人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。剧组停了行业内的人就会没戏可拍,就没有收入从而导致生存问题。

《听说你去了远方》剧照


青言: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电影和中国电影市场的?

屈导:对于中国电影目前状况,我个人觉得虽然电影票房一直在攀升,但是电影类型太单一了,电影的内容也太老套了。从创作上来讲的话,我们目前的电影放在整个世界电影史上来说,还处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这么一个水准,导致这样的结果有很多原因,但肯定不是因为没有好的创作者导致的,我们应该放宽政策,鼓励创作者们探索一条我们自己的民族电影之路,日本、韩国、印度、伊朗等都有,而我们没有。虽然我们的电影市场在全球占的份额都很高,市场也很好,但是我们的观众基数也大,所以票房好并不代表我们的电影质量真的那么好,面对市场我们还得理性,抓影片质量才是核心,这样良性发展才更有助于电影市场。


青言:您给正在筹备处女作的电影人分享一下您在处女作筹备中的经验。

屈导:我觉得对于每个导演的处女作筹备这一块来讲的话,从导演创作上应都做了很多功课了,主要还是团队这一块,因为拍摄团队直接决定了落地效果,新导演最好是和经验丰富的团队合作,这样才能有利于保证片子的质量。还有一个就是心态,要严肃认真对待,保持对电影的敬畏,把处女作当最后一部片子来拍,尽量给电影留下的遗憾少一点。


青言(小金龙) :感谢屈柏成导演疫情期间接受采访,我们将最大限度的让青年电影人说真话和心里话,为更好的中国,为更快实现梦想,我们在行动,关注我们,会有更多精彩。

第 2 期

青年导演:屈柏成

电影很有魔力
13877
发布日期:2020-02-16
喜欢  0
分享